必須證明自己還是個男人
我是失敗者。有些男人將其所有的希望和幸福寄託在約女性出遊,「如果你對這一事件寄望太高,你會跌得很慘的。」雷蒙說道。當我們傾向于有這種反應時,我們應效法迪克的精神,重振雄風。
「你約會和發展戀情的對象愈多,就愈不可能將所有的幸福取決於某人是否接受你,此言不虛。」
我花了太多時間和金錢在她身上。若一個男人常請女方用餐,並投注大量心思在她身上,卻只換來數週後被女方遺棄,那麼他有這種反應是很尋常的。然而,我們不禁要問:如果你的努力從未在某人身上達到較佳的效果,你又怎能認為將資源花在戀情中是種浪費呢?相反地,把它認為是成本--效益的問題:出錢請女方用餐及旅遊,以及花上你無數寶貴的時間,換來的是你和女伴珍貴的經驗。在這種情況下,你會瞭解到哪些要求是多餘的。
「當我們約會時,都是在找完美的對象。但第一次的對象通常非你所願,所以接下來你還是到處約會,以確認這些你希望或不希望在女性身上找到的特質。」普雷桑洛博士說道。
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女人了。假如被拒對你打擊很大,這可能是「起初」直覺的反應。在此最重要的詞是「起初」,它只是暫時的。當你有這種感覺時,聽聽你的大腦怎麼說,它會告訴你真相的;天涯何處無芳草,不相信?那麼讓普雷桑洛教授提出鐵證般的科學事實:「以統計學來看,在全世界幾十億人口中只有一人符合你夢中情人的所有特質,是相當不可能的事,你可以確定地假設全球有數百人,甚至數千人都是你的夢中情人。」他說道。
誰需要她?啊哈,終於有正面的反應了。不錯,但你不應讓被拒的經驗使你怨恨一般女性,如果它使你的臉皮厚一些也不錯。「如果你還在談戀愛,你會需要厚臉皮,遭拒在戀愛過程中是無可避免的,如果你無法忍受,如果你現在就想放棄,你如何能遇見你的夢中情人呢?」雷蒙說道。
誰在乎呢?厚臉皮的缺點是你會開始變得麻木,讓你變得冷漠並疏離女性,相對地,這將使她們更易拒絶你。「別太極端!」雷蒙提出警語。如果你對戀情開始產生宿命的想法,也許是暗示你應先跳脫情海一陣子,花些時間自處,而切勿再盲目地追逐着你放不下的女人。
勇于面對被拒的命運
在生活中其實充滿了輕微程度的拒絶,這就是人生,我們也都應付得了。但也有一些刻骨銘心的情況,如交往了一年,和心愛的女友告吹,因為她回到前任男友身邊,這樣遭到拒絶的傷痛是需要療養的。
「當男人被拒時,他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失去愛人。」波特曼博士說道。他利用問題解決的方法來協助其案主應付遭拒的情況,他引導其案主逐步小幅地改變日常事務,最後導入解決主要問題,例如,平復失去愛人的傷痛等。
「我幫助人們瞭解他們能靠自己做的事,而不是身為情侶的一方所做的事。追求個人的興趣有助於他們克服失去愛人的感覺。」
假使你遭遇到一些較嚴重的情感挫折,如傷痛、失落感、被羞辱的惱怒感,你可依循下列方法解脫之。
流露真情
如果你嘗試要平復遭拒的情緒,你所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嘗試對傷痛感到麻木。經歷強烈的感受是療程的一部分,心理治療師布倫費爾德說道。稍稍順從你的情感,即使你認為自己不會再戀愛了。「有此感受並無妨,但別太相信它們。」
冷靜下來
當一個男人被拒絶時,有時他會選擇自我療傷的種類:重掌主導權的治療。
「假使他被拒絶,他的男子氣概便會被質疑。他必須證明自己還是個男人,仍能擁有女人。」雷蒙說道。
然而這就好像為受傷的自我塗上膏藥一樣。
「莽撞闖入新戀情最大的危險在於選擇太粗糙。」包特曼說道。男人的出發點可能只是要證明自己對女人尚有吸引力,而不是要找一個共享生活的伴侶。這就是男人陷于破裂、受創的戀情中而無法自拔的原因,在證明的過程中,他們又給自己製造了新麻煩。
因此,暫時遠離愛情--至少一個月。把這段時間花在自己身上,而不是其他人。
重視朋友
花些時間在自己身上,意指培養友誼或重新和朋友聯繫。
「我認為和其他男性發展友誼是很重要的,在戀情被滅後,許多男人覺得孤單,因為他們花了太多心思在伴侶身上,反而可能沒有太多,或甚至沒有要好的朋友。」雷蒙說道。
布倫費爾德建議努力發展自己個人的支持系統。打電話給好幾個月沒聯絡的朋友,拜訪親戚,邀身邊的朋友和同事聚個會吧!
參與活動
假使你的朋友很少且距離遙遠,那麼和人們接觸會比縮回失望和自憐的殻中要好得多。

回上頁 / 日誌列表


回應

回應功能測試中。
廣告贊助